當前位置:首頁 >  迷你寵 >  文學,在森林大火里它把自己的爪子給燒壞了,這可是一只特別的兔子

文學,在森林大火里它把自己的爪子給燒壞了,這可是一只特別的兔子

發布時間:2020-01-13 20:00編輯:小狐閱讀: 298次 手機閱讀

文學,在森林大火里它把自己的爪子給燒壞了,這可是一只特別的兔子(圖1)

康斯坦丁·格奧爾吉耶維奇·帕烏斯托夫斯基(1892年5月31日-1968年7月14日)蘇聯作家。 他的作品多以普通人、藝術家為主人公,表現對人類美好品質的贊頌,具有動人的抒情風格。 他的短篇小說寫得優美如詩,藝術水平很高,如《雪》《煙雨霏霏的黎明》《一籃云杉果》等。

本文摘自帕烏斯托夫斯基短篇小說集《白色的虹》原篇名為《兔爪子》

萬尼亞·馬里亞文從烏爾仁斯克湖區來我們村找獸醫,他帶來一只小兔子,這只小兔子被萬尼亞裹在一件破棉衣里,全身暖和。這只兔子好像在哭泣,因為它不時地眨著那雙因淌眼淚而變紅的眼睛…

“你這是怎么啦,變糊涂了嗎?”獸醫叫喚起來,“你這個搗蛋鬼,看來你下次準會把耗子給我帶來的!”

“您別罵人呀,這可是一只特別的兔子,”萬尼亞用沙啞的嗓音低聲說道,“是爺爺吩咐我把兔子帶來治療的。”

“憑什么要給它治療呢?”

“它的爪子燒傷了。”

獸醫一把將萬尼亞推轉身,讓他臉朝門,把他推了出去,并且在他身后喊了一聲:

“滾開,給我滾遠點!我可不會給這些玩意兒看病。你干脆把它烤熟了,再放點蔥,那可就是給爺的美味啦。”

萬尼亞沒吭聲。他走出門廳,眨了眨眼睛,嗅了嗅鼻子,一頭靠到房子的木墻上。墻上滴下了眼淚。兔子靜靜地躲在滿是油污的棉衣里,渾身發抖。

“小伙子,你這是咋的啦?”和藹的阿妮西婭大媽問萬尼亞,她正把自己家唯一的一頭山羊牽來讓獸醫看病,“你們這些可憐的家伙,為什么淌那么多眼淚?究竟出什么事啦?”

“爺爺養的這只兔子被燒傷了,”萬尼亞小聲地說,“在森林大火里它把自己的爪子給燒壞了,跑不起來了。你瞧,燒成這樣啦,快活不成了。”

文學,在森林大火里它把自己的爪子給燒壞了,這可是一只特別的兔子(圖2)

“它死不掉的,小伙子,”阿妮西婭口齒不清地說道,“告訴你的爺爺,他要是真的那么想救活這只兔子的話,就讓他去城里找卡爾·彼得羅維奇。”

萬尼亞趕緊擦干眼淚,穿過森林往回趕,朝著烏爾仁斯克湖方向奔去。他不是在走路,簡直就是赤著腳奔跑在滾燙的砂石路上。不久前的那場森林大火經過離湖區不遠的地方,往北方蔓延了。空氣里四處彌漫著一股焦煳味和干枯的石竹花的味道。原野上到處長滿了大片的石竹花。

兔子不停地呻吟。

萬尼亞在路上找到一些被柔軟的銀色獸毛覆蓋著的蓬松的樹葉,撕下這些樹葉,做成像一棵小松樹的模樣,把兔子整個包裹住。兔子看了看樹葉,一頭鉆進去,不再出聲了。

“你怎么啦,灰色的小家伙?”萬尼亞輕輕地,“你最好吃點兒東西。”

兔子還是一聲不吭。

“你最好還是吃點兒東西,”萬尼亞又重復了一遍,他的聲音有點兒顫抖,“或許,你是想喝點什么?”

兔子動了動被打穿的耳朵,閉上了眼睛。

萬尼亞把兔子抱在手里,一路奔跑,徑直穿過森林—必須盡快給兔子喂一點兒湖水。

那年夏天,罕見的酷熱籠罩著森林。一大清早,天空中就飄來一行行稠密的白云。到了中午,云彩急速地向高空飄去,直奔天頂,轉眼間就疾馳而去,消失在天際之外。炎熱的颶風已經不間斷地連續肆虐了兩個星期了。松樹樹干上流淌出來的松脂已經變成了堅硬的琥珀塊。

一大早,爺爺就穿上了干凈的包腳布和嶄新的樹皮靴,拿起手杖,帶上一塊面包,步履蹣跚地往城里進發了。萬尼亞抱著兔子跟在他后面。兔子一聲不吭,只是偶爾渾身顫抖一下,痙攣地喘著氣。

干熱的風在城市上空刮起了像云一樣的灰塵,細細的灰塵猶如面粉一樣。灰塵里飛舞著雞毛、干枯的樹葉和秸草。從遠處望去,好像城市上空悄無聲息地起火了。

集市廣場上非常安靜,熱浪襲人;拉車的馬在配水的棚子附近打盹,它們的頭上都戴著草帽。見此情景,爺爺在胸前劃了個十字。

“也不知這是馬還是新娘,真是見鬼了!”他說著就輕蔑地啐了一口。

他們倆向路人詢問了好久,但沒有人認識卡爾·彼得羅維奇,一點兒有用的線索也沒有得到。他倆走進一家藥鋪。一個身穿短袖白大褂,帶著副夾鼻眼鏡的胖乎乎的老人生氣地聳聳肩膀,說:“這可真是讓我開眼啦!真是個奇怪的問題!兒科專家卡爾·彼得羅維奇·科爾什已經有整整三年沒有接診了。你們為什么要找他?”

爺爺出于對藥劑師的尊敬,同時也是由于膽怯,結結巴巴地說起了那只兔子。

“這可真是讓我開眼啦!”藥劑師說道,“我們城里這回可來了有趣的病人啦。這可確確實實讓我開了眼!”

他神經質地摘下夾鼻眼鏡,擦了擦鏡片,重新戴到鼻子上,緊盯著爺爺看。爺爺沉默不語,在原地踏步。藥劑師也一句話都不說。倆人的沉默變得凝重起來。

“郵政大街,三號!”藥劑師突然怒氣沖沖地喊了一聲,合上了一本破舊的厚書,“是三號!”

爺爺和萬尼亞及時趕到了郵政大街:奧卡河那邊傳來了轟隆隆的雷聲。雷聲懶洋洋地滾過地平線,猶如一位睡眼惺忪的大力士伸直了腰板,不情愿地時時輕輕晃動一下大地。河面上泛起灰色的漣漪。閃電悄無聲息地,但迅猛而有力地擊向草地;在林中空地后面很遠的地方,干草垛子已經著火了,顯然是被雷電擊中了。大顆的雨滴落在布滿灰塵的道路上,沒過多久,這條道路就變得像月亮表面那樣:每一滴水都在灰塵中留下了小小的噴口。

當爺爺那把凌亂不堪的胡子出現在卡爾·彼得羅維奇家的窗戶玻璃上時,他正在鋼琴上演奏一首悲傷而悅耳的歌曲。

不到一分鐘,卡爾·彼得羅維奇就開始生氣了。

“我不是獸醫。”他憤然地說,砰的一聲合上了鋼琴蓋。就在這一刻,草地上空傳來低沉的雷鳴聲。“我一輩子都是在給孩子看病,而不是給兔子治療。”

“什么小孩呀,兔子呀,還不都一樣嘛,”爺爺固執地咕噥道,“都一回事兒嘛!你就給治了吧,行行好吧!我們那兒的獸醫可做不來這些活兒。他簡直就是個庸醫。這只小兔子可以說就是我的救命恩人:我可欠了它一條命的,必須表示感激才行,可你卻要讓我扔掉它!”

又過了一會兒,卡爾·彼得羅維奇這個眉毛花白而凌亂的老頭,心情激動地聽了爺爺那結結巴巴的講述。

卡爾·彼得羅維奇最終還是同意給兔子治療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爺爺就返回湖區了,而萬尼亞則留在卡爾·彼得羅維奇身邊幫助照料那只兔子。

一天以后,整個長滿牧鵝草的郵政大街都知道了,卡爾·彼得羅維奇在給一只兔子看病,這只兔子在一場可怕的森林大火里救了一位老頭的命,結果自己給燒傷了。又過了兩天,整座小城也都知道了這件事,而到了第三天,一位戴著細氈帽的瘦高的年輕人來到卡爾·彼得羅維奇面前,自稱是莫斯科報紙的記者,專門前來采訪關于那只兔子的故事。

兔子的傷給治好了。萬尼亞把它裹在棉布里帶回了家。關于這只兔子的故事很快就被遺忘了,只是有一位莫斯科的教授一直在糾纏爺爺,希望他能把那只兔子賣給自己。這位教授甚至還寄來了好幾封信,信中還夾著用來回信的郵票。可是爺爺沒有被說服。在爺爺的口授下,萬尼亞給那位教授寫了封回信:

兔子是不賣的,它是活生靈,該讓它自由自在地生活。

拉里昂·馬里亞文敬上

這年秋天的一個晚上,我在烏爾仁斯克湖畔拉里昂爺爺那兒過了一夜。冰冷的星光宛如一粒粒冰珠,在水里流動。的蘆葦被風吹得陣陣作響。野鴨在灌木叢里凍得瑟瑟發抖,憂郁地嘎嘎叫喚了一整夜。

文學,在森林大火里它把自己的爪子給燒壞了,這可是一只特別的兔子(圖3)

爺爺沒有睡覺。他坐在壁爐旁修理破損的漁網。隨后,他端上了茶炊。由于茶炊的緣故,木屋里的窗戶上頓時便蒙上一層水汽,爐子里火苗冒出的火星頓時變成了渾濁的熱球。穆爾奇克小狗在院子里狂吠。它躍向黑暗的空中,牙齒碰得咯咯作響,隨即又從原地一下子蹦開,仿佛是在同十月里漆黑的夜晚搏斗。小兔子睡在堂屋里,偶爾在夢中用后爪重重地敲打著一塊已經爛掉的地板。

我們倆在夜里喝著茶,等待著遙遠的、姍姍來遲的黎明,喝完茶以后,爺爺終于給我講了這只兔子的故事。

八月里的一天,爺爺去湖的北岸打獵。森林里很干燥,儼然就是一個火藥桶。爺爺遇到了一只左耳朵有窟窿的小兔子。爺爺端起那支用鐵絲綁著的老槍朝它射擊,但沒有打中。兔子跑掉了。

爺爺在林子里繼續前行。可是他突然焦慮起來:從南邊,也就是從洛普霍夫小鎮的方向吹來了強烈的焦煳的味道。起風了。濃煙愈來愈厲害,整個森林里開始升起白色的霧靄,籠罩了整個灌木叢。呼吸開始變得異常困難了。

爺爺明白,這一定是發生了森林大火,而且火焰正向他襲來。風越刮越猛,變成了颶風。火舌貼著地面,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前滾動。按照爺爺的說法,就連火車也不可能逃脫這火焰的追逐。爺爺說的是對的:火舌伴隨著颶風,每小時能跑三十公里。

爺爺沿著長滿苔蘚的草地逃跑,一路磕磕絆絆,不時地摔倒,被煙熏得睜不開眼,而身后已經能聽見響亮的轟鳴聲和火舌的噼啪聲了。

死神正向爺爺逼近,好像已經抓住了他的肩膀,可就在這時,爺爺的腳下跳出了一只兔子。它拖著兩條后腿,慢吞吞地跑著。后來爺爺才發現,這只兔子的后腿被燒傷了。

爺爺看到這只兔子非常高興,好像遇到了親人似的。作為森林里的老住戶,爺爺知道動物的嗅覺遠遠比人要厲害,它們清楚地知道火災是從哪里發生的,因此,它們總能死里逃生。只有在極少數情況下,也就是當大火把它們徹底包圍的時候,它們才會被燒死。

爺爺跟在兔子后面跑。他邊跑邊喊,害怕得哭了起來:“看著點,親愛的,可千萬別跑錯路啊!”

兔子把爺爺領出了大火的包圍圈。當兔子和爺爺跑出森林,來到湖邊時,爺爺和兔子都累得倒在了地上。爺爺抱起兔子,把它帶回家。兔子的后腿和肚子都被燒壞了。后來,爺爺把兔子的病治好了,并且把它留在了身邊。

“是的,”爺爺生氣地看了看茶炊,就好像茶炊是肇事主一樣,“是的,親愛的朋友,在這只兔子面前,我的罪孽多么大呀。”

“你有什么罪孽呢?”

“你自己瞧一瞧這只兔子吧,瞧一瞧我的救星,你就會明白的。拿燈籠去看吧!”

我抓起桌上的燈籠,走到門廳里。兔子在睡覺。我手持燈籠,俯身望了它一眼,發現它的左耳朵被打穿了。于是,我明白了一切。

1937年

文學,在森林大火里它把自己的爪子給燒壞了,這可是一只特別的兔子(圖4)

書名:《白色的虹》

出版社: 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總社

出品方: 雅眾文化

譯者: 董曉

本文相關詞條概念解析:

兔子

兔是哺乳類兔形目兔科下屬所有的屬的總稱。俗稱兔子,(Rabbit);生物學分類動物界(Animalia)脊索動物門(Chordata)脊椎動物亞門哺乳綱(Mammalia)兔形目。具管狀長耳(耳長大于耳寬數倍),簇狀短尾,比前肢長得多的強健后腿。共9屬43種,以亞洲東部、南部、非洲和北美洲種類最多,少數種類分布于歐洲和南美洲,其中一些種類分布廣泛或者被引入很多地區,而也有不少種分布非常局限。陸棲,見于荒漠、荒漠化草原、熱帶疏林、干草原和森林。一般分為2個亞科:古兔亞科Palaeolaginae和兔亞科Leporinae。

標簽: 萬尼亞 兔子 爺爺 森林 阿妮
  • 網友評論

迷你寵本月排行

迷你寵精選

pc蛋蛋6倍 北京十一选五的开奖 佐佐木明希在线播放hk 最新一本道快播电影 宁夏划水麻将 山东11选5技巧 椎名空中文字幕在线观看 最新东京热n0818 武汉小姐微信号 辽宁11选5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号 长沙按摩打飞机 内蒙古星悦麻将下载 麻将三缺一免费下载 浙江20选5 水晶裂谷 重庆实时彩